Tag Archives: 记忆

就耍一整天

第一份工作离家数千公里,坚守16年;第二份工作离家不足10公里,不足3年;当然,各中原因;完胜的快感,落差的失落、迷茫以及不知所措;回头看,成败皆有,似黄河流转,江水东逝; 眼下职业:奶爸;工作:送娃上学,接娃回家;尚有牙牙学语小童两枚,待长成;业余:洗衣做饭,打扫卫生,读书,喝茶;喝酒这事暂时放一放…… 未到饭点,尚未开门,门口有桌椅,有荫凉之处,可置娃于此,偷闲一刻,抽烟解乏…… 该换点室外项目了……

男耕女织

五一假期,带仨小子,出趟远门跟搬家一样…… 这里是汝州的王湾,这里不过是众多河南乡村中的其中一个,墙上的这些东西打小就见过,大多还都用过;作为出身农村的80后而言,放学下地再平常不过,跟在父亲身后有模有样,还无力反抗,偶尔以写作业为名,寻机逃避,稍大习得利害,略知父母不易,也曾主动上阵,然威力不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