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有关爱情的诗词,您最先想到是哪一句呢?

就我而言应该是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。

出现在金庸先生《神雕侠侣》中的这一句,应该是当年那个懵懂少年首次将小说人物的“爱、恨、情、仇”与生活中点滴情愫似是而非的发生纠缠。

后来才知道此句的原出处应该是金末元初文学家元好问的《摸鱼儿·秋雁词》

问世间,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。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
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。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金末元初文学家元好问的《摸鱼儿·秋雁词》

作者在该词的序中言明是之前去应试时,看到一个捕雁人,他说今天早上抓了只大雁杀了,另一只虽然挣脱了网,但只是悲鸣盘旋不肯离开,最后竟然撞地自杀了。作者深为感动,便写下此词,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”,此问把对大雁的感慨,广义地推及世间万物,当然也包括人类。情至极处,“生死相许”,这该是何等的深情!

95版《神雕侠侣》严慧明版李莫愁了解一下

然标题又为何是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私以为:词中说情表意,绝离不开柳永,仅此而已!
附:宋代词人柳永词作《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共赏。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——宋代词人柳永词作《雨霖铃·寒蝉凄切

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,傍晚时分,面对着长亭,骤雨刚停。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,却没有畅饮的心绪,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,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。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,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,千里烟波渺茫,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天空,深厚广阔,不知尽头 。

自古以来,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,更何况是在这冷清、凄凉的秋天!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?怕是只有杨柳岸边,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。这一去长年相别,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、好风景,也如同虚设。即使有满腹的情意,又再同谁去诉说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